Menu

环境损益核算

古驰通过加深对供应链的了解来推动切实的变革

古驰每年都会严格计算其业务活动对环境造成的总体影响。使不可见的东西变得可见,并且以可衡量和负责任的方式计算环境成本。与大多数只专注自身的直接业务而不关注其“外部影响”(即供应链影响)的企业不同的是,古驰认为企业有责任解决自身对自然造成的全部影响以及全球气候和生物多样性危机。这意味着我们也衡量了原材料的生产和采购,品牌系列产品的制造和加工,直至产品送达店铺的所有相关活动产生的环境总足迹。

为进行上述分析,古驰使用开云集团开创的环境损益报告(EP&L)核算方法。 一次环境损益报告将衡量整个供应链中的温室气体排放、空气和水污染、水资源消耗、土地使用和废物生产量,然后根据因业务活动而发生的环境变化,以货币形式计算对社会造成的近似成本。为进一步了解环境损益报告的核算原理,请参阅此图形

通过衡量品牌对环境造成的整体影响,古驰可以专注于业务影响的最重要驱动因素,并制定更明智的决策。此方法以数据为导向,使古驰能够制定强有力的政策和计划,从而减少环境足迹并推动切实的积极变革。凭借这方面的丰富知识,品牌还可以应对任何环境挑战带来的风险,同时把握随之而来的机遇。

古驰早在2011年就开始针对内部监控实施EP&L环境损益报告。自2015年起,古驰开始对外公布年度结果,作为开云集团EP&L的一部分。为了提高透明度,古驰于2019年推出了定制的古驰线上EP&L环境损益报告,并在线共享了从未公布过的数据。古驰希望借此平台帮助行业同胞了解他们对自然造成的影响,并最终促进品牌所在行业及其他行业的积极变革和合作。

我们以EP&L环境损益报告为基准来制订可持续性发展计划,不遗余力地朝着宏伟的减排目标前进:在2025年前将总足迹减少40%,将温室气体排放减少50%(2015年基准)。到目前为止,古驰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2020年EP&L环境损益报告显示,品牌产生的综合影响减少了44%,已提前四年超越原定目标。此外,自2015年起,相对于业务增长,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了47%。这一积极走向也说明,自2015年以来,品牌已逐年减少环境影响。仅在2020年,相对于业务增长,古驰的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了17%,总足迹较2019年相比减少了9%。

这些出色成果与品牌专注于推动整个价值链上具有较高影响力部分的改进直接相关,带来了积极且可量化的变化。以下是一些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改进:在品牌产品的生产中增加对再生原料和有机纤维的使用,并采用负责任来源的贵金属,例如在珠宝制作中采用100%符合道德标准的黄金;提升可持续发展流程和生产效率,例如古驰Gucci Scrap-less无废料皮革生产计划以及Gucci-Up循环方案;转向使用绿色能源:到2020年底,古驰店铺、办公室、仓库和工厂的可再生能源已达到93%,目标是100%。欲深入了解古驰的成果,请点击此处查看交互式数字环境损益报告EP&L。

2020年EP&L环境损益报告数据
– 自2015年以来,相对于业务增长,总足迹减少了44%
– 自2015年以来,相对于业务增长,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了47%
– 与2019年EP&L环境损益报告相比,相对于业务增长,总足迹减少了9%,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了17%
开云集团核算方法的EP&L系数会定期更新,因此2015-2019年的EP&L数据与已公布数据之间可能存在差异。
EP&L环境损益报告 2015年 2019年 2020年
EP&L价值(百万欧元) 200.021 301.430 213.002
收入(百万欧元) 3.898 9.628 7.441
EP&L强度(EP&L/收入) 51,31 31,31 28,63
年度变化情况(2020 – 2019) -9%
基准变化情况(2020 – 2015) -44%
EP&L环境损益报告
EP&L价值(百万欧元)
open
2015年
200.021
2019年
301.430
2020年
213.002
收入(百万欧元)
open
2015年
3.898
2019年
9.628
2020年
7.441
EP&L强度(EP&L/收入)
open
2015年
51,31
2019年
31,31
2020年
28,63
年度变化情况(2020 – 2019)
open
2015年
2019年
2020年
-9%
基准变化情况(2020 – 2015)
open
2015年
2019年
2020年
-44%
开云集团核算方法的EP&L系数会定期更新,因此2015-2019年的EP&L数据与已公布数据之间可能存在差异。
Related stories
previous slide
01 / 03
next slide